2007-09-10

Inflation in China is a very good thing, provided that ...

I was going to write a post about this. But I was glad that Professor Cheung already did this.

若要马儿好,让马儿吃草——从通胀说一篮子物品


Related links:
Commodity Peg
Cheung's interview with Phoenix TV
All essay on the basket peg
Series 1, 2, 3, 4, 5, 6 (or here)

IMHO, The arrogant professor may really be hitting the Nobel jackpot this time.

---
最近北京公布通胀上升加速,是大新闻了。与去年七月相比,物价指数上升了百分之五点六,其中农产品之价上升尤甚,是百分之 十五点四。媒体纷纷求教,只覆一处,说:「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你要先听哪一则?」是女孩子访问的,聪明兼漂亮,难道老人家动了凡心乎?女孩子说要先听 「以喜」的那一则。
  
  一时间我有无限感慨:神州大地满是伪君子!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大家不是抢着说要改善农民的生活吗? 人均的农地面积那么小,而这些年数之不尽的农作青年随着流动人口流到工业那边去,加上炎黄子孙的袋里多了一点钱,要吃得好一点,农产品之价岂有不升之理? 我反对福利经济,反对补贴农民,但同意取消农业税,而更喜欢见到的是农产品之价上升了。这是我期待了很久的事,不出现中国农民的生活不会有大好转。三年前 农产品之价明显地上升了,我高兴,这次升得急,大吉大利也。朋友,要协助农民的生活吗?长贫难顾,补贴不是好办法。多花一块几毫购买他们的蔬菜,才是通过 市场来协助农民的妙方。
  
  在北京的物价指数内,农产品约占三分之一。算起来,农产品之价升百分之十五点四,非农产品之价的升幅只百 分之零点九,近于零。如果要物价指数整体的升幅是零,即是说毫无通胀,那么非农产品的物价指数要下降百分之七点七。农产品相对非农产品的物价一定要上升, 中国的农民才有希望的。最近的指数,显示这相对物价上升了百分之十七点一,是大好形势,可喜可贺也。
  
  转谈「以忧」的一则吧。中国 的物价指数何止上升了百分之五点六?一年来,人民币兑美元上升了百分之七强。一字都冇咁浅的经济逻辑说,币值上升,物价指数理应下降才对。这次币值上升而 物价指数又上升,物价的真实升幅应该是百分之十以上。跟与美元挂勾的港元相比,一年来人民币兑港元上升了百分之七强,国内物价指数上升了百分之五点六,从 香港游客的角度看,以港元兑换人民币到国内消费,国内的物价升幅约百分之十三。不是说百分之十三才是去年中国物价的真正升幅——对香港游客来说当然是—— 但因为国内的对外贸易一般以美元结算,通过外贸与外资的进入,这百分之十三的物价升幅早晚会大约地传达到中国人民的消费那边去。
  
   农产品之价上升了百分之十五点四是佳音,而非农产品之价只升百分之零点九也不是坏消息,然而,因为人民币的币值上升了不少,国内的人从旅游或物品进出口的 物价变动衡量,国内的物价是大幅地上升了。这可能引起国内的人对通胀形成了恶性预期,而这预期一旦形成了,不容易改过来,就算央行能成功地大事收缩人民币 的币量供应,改变通胀预期所需的时日不短。
  
  不要误会,我不是说通胀预期已经在中国形成了,也不是说因为最近公布的物价指数与人民币值的上升,这预期早晚会出现。我不知道,也无从知道,只是说,如果有通胀预期这回事,近今的数据变动逻辑上是通胀预期的成因。
  
   老实说,预期这回事或什么理性预期的,只有上苍才知道,我们凡夫俗子无从考究。人的预期是脑中的抽象物,既看不到,也摸不着。「预期」之所以在经济学存 在,是因为在推理时,逻辑上,不用上「预期」好些现象我们无从解释。另一方面,凡是难明的现象,推出「预期」可解,但一般性的解释力,以左预期右预期之法 作解释,不容易避免前后矛盾,低能也。再另一方面,不管预期何物,现象的观察是,预期一旦形成了,要改过来很困难。
  
  近今世界大 乱,什么恐怖活动,什么次按风波,而各地股市无不大上大落,到处汇率、利率皆如冇尾飞铊。中国呢?还是尽可能避开外来的波动为上。这不是说中国要独善其 身,只管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地球一体化,可以帮助他家中国要考虑,但如果中国因为外间的影响而自己波动起来,说什么协助他家是不自量力了。
  
   我因此不能不旧话重提,建议北京把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作为人民币之锚。只要这篮子的物品选得适当,人民币之锚稳守,通胀可以一次过地解决,而通胀预期 必去如黄鹤矣!这个以一篮子为锚的货币制度我解释过多次,这里不重述。以近今公布的物价指数为例,升幅百分之五点六,其中农产品升百分之十五点四,非农产 品升百分之零点九。如果人民币以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为锚,而该篮子有北京统计物价指数所选的物品有同样的代表性,那么坚守这篮子的指数不变,如果农产品 的物价上升了百分之十五点四,非农产品的物价一定会下降百分之七点七——通胀率是零。为锚的一篮子物价指数既可调高,也可调低。我认为每年调高百分之二, 即让物价上升至百分之二,是可取的。
  
  有了一篮子物品的依凭,要纾缓人民币上升的压力,北京大可解除外汇管制,把人民币推出国外。 人民币外放国家有钱可赚,而有了以一篮子物品为锚的维护,通胀无技可施。央行把人民币外放,要放到人民币的上升压力毫不存在为止。每放一元,国家赚一元。 如果人民币的币值因为外放太多而偏高,回头走,国内会有通胀的压力。如果每年的物价调高百分之二不够,或守不住,央行大可把人民币收回来。外汇储备那么 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何难之有哉?何况,把人民币大量外放,在强势下外汇进帐如猪笼入水,储备之高天下奇闻矣。
  
  有钱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不单为炎黄子孙,懂得怎样花对地球会有重要的贡献。

1 comment:

dghnfgj said...

welcome to the wow power leveling cheap wow power leveling service site,WoW Gold buy cheap wow gold,wotlk gold,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 buy wow g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