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8

light reading:

Happy Holidays!

Here is the transcript of the 2 panda chatting in Taipei Zoo:

圓圓:老公,爲什麽老家叫我們“熊貓”,台灣叫我們“貓熊”?
  
團團:都一回事,親愛的,從左到右念就是“熊貓”,台灣人習慣從右往左念,所以是“貓熊”。


  圓圓:那我們究竟是“貓”還是“熊”?
  團團:國際上普遍將我們列爲熊科、大熊貓亞科,中國則將我們單列爲大熊貓科,所以嚴格地說,我們既不叫“熊貓”也不叫“貓熊”,而是叫“大熊貓”。


  圓圓:這麽說,臭名昭著的“熊貓燒香”案不是我們的人幹的?
  團團:那當然,又不是“大熊貓燒香”。


  圓圓:但台灣有人說我們是特洛伊木馬。
  團團:誣陷,絕對是誣陷,我們演出都安排不過來,哪有時間上網?


  圓圓:人類最無聊的發明就是彩色相機,我們的藝術照、結婚照統統是黑白的,比彩照更出色,一樣的恩恩愛愛。
  團團:還有比這更無聊的呢。民進黨說妳是紅的我是藍的,台北市仁愛路圓環我們倆的塑像被深綠色的人偷偷塗成暸全黑色,典型的“抹黑”手段。


  圓圓:爲什麽民進黨阻撓我們去台灣?
  團團:平時叫妳多吃點胡蘿蔔偏不聽,多簡單的問題!妳叫“圓圓”,他們的帶頭大哥叫“扁扁”,自然是尿不到一個壺裏。


  圓圓:如果台灣回贈“扁扁”和“珍珍”,妳說大陸放什麽地方圈養才能讓台灣人放心?
  團團:塔克拉瑪幹最合適,30萬平方公裏,享有充分的人身自由,再要嫌地方小就只能放撒哈拉,不過要先撤銷對他們的境管,撒哈拉不在中國境內。


  圓圓:我這個大陸新娘到台灣會不會要居住滿6年後才允許找工作?
  團團:那個歧視條款指的是男方在台灣,女方來自大陸,而我們兩個都是來自大陸,故不受限制,據說年前我們就可以持證上崗。


  圓圓:有些民進黨人說禁止家人和我們見面,如果他們家的小朋友背著父母偷偷來我們家玩兒,我們見還是不見?
  團團:來的都是粉,還是熱情接待吧,世界級的腕兒不能和他們家長一般見識。


  圓圓:在演藝圈我呆膩暸,想換換口味從政,要不妳也從政吧?
  團團:正合我意,憑我們的聲望,參加明年的縣市長選舉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圓圓:要參選就得先入黨,我們入什麽黨好呢?
  團團:我們一個入中國國民黨,一個入台灣共産黨,咱也來一回“國共合作”。


  圓圓:好極暸!將來我們的Baby就入民進黨,分別代表3個政黨參加2012年的總桶大選,確保肥水不流外人田。
  團團:婦人之見。Baby應該入少先隊,孫子才入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