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1

色、戒 - 杂谈

李安是好导演。买票进场绝对值回票价。只是个人从来不是李安的粉丝。’卧虎藏龙’不过尔尔。‘断背山’更要闷出鸟来了。张爱玲更是酸溜溜的,看了几页就睡着了。

不过色戒绝对是经典。"色戒"是个人认为今年最好的电影。另一部故事题材雷同的好戏是Paul Verhoeven 的‘黑皮书’(Black Book/Zwartboek)

已看了三遍。第一遍盗版DVD,他妈的是国内删减+枪版!第二遍是国内电影院。第三遍才是香港的"足本"。从来没有以这种次序看电影,这实在显示了我之前对色戒的轻视。因此破例在博客杂记如下:

A)先谈大家关心的五场色戏
  1. 第一场没什么可谈的。不过与黑皮书比就凸显了东西文化的差异。“三年前,你可以的”。可是你偏偏要舍本逐末,抵抗日本人凌辱的方法竟然是把所爱的人送给日本人的走狗污辱!这种舍本逐末、罔顾原则的做法,今天香港的所谓饭民派还在做。(至于荷兰佬,要你去牺牲,我不先上了还不是便宜了那豺狼)
  2. 第二场在国内给剪了,是王与同学在练兵。他俩大概练了不少次。王骑到上面去了。这镜头在第五场还有deja vu。
  3. 第三场为了表现易的猜疑与不信任。李安大概想以这三段来交代王的感情转变,王开始是这样的。
  4. 第四场易还没解除戒心,数次把王的头按下。显示这毒蛇钻洞的过程是漫长的。
  5. 第五场的易已完全卸下心防。王把易的头用枕头蒙着,假如她要的话,完全可以当本能的Sharon Stone.(恰恰也是Verhoeven的成名作)
Leona说的对,其实中了色计还有王佳芝。而什么是色计?才子也终于歪打正着了一次。

不过,朋友说,“没有完成过戏里十招中之八九,还不配评这第五场戏”。看来才子真是只说不做,竟然以为“一招”就可以制敌。就像其惯常以为流莺三年就能以英国人自居一样。原来才子的德行还停留在研究蛋蛋和招式的阶段。李安在第五场里招式层出不穷,不是在给才子出课题,而是要显示两位主角鱼乐无穷。这不是那一招就可以了决的,招数可以无限。不说了,还是让他在家好好练他的猿搏宝典好了。

B) 色戒讲的是醉心电影的王佳芝演戏的故事,可能也是李安本人对电影的自白吧。麦太太就是王在戏中的角色
  • 一句‘以后演戏用的着’,王二话不说就把烟往嘴里送。其后我们看到的是王习惯性的抽烟
  • 在浅水湾酒店(VERANDA?)那经典晚餐戏王喝白兰地(口仓)了一口,回到家立马要了一杯酒,可见不会喝酒是装的,是在演戏,演的B真
  • ‘王之所以能撑到现在,是因为她除了当麦太太之外不作外想’。其实王就是在演戏。全面进入角色。
  • 王一直在演戏,即使最后一场色戏里也是。那Deja vu的姿势就令人想起第二场色戏的排演。王真正意识到给毒蛇钻进心里是在收到钻石后。不是因为什么愚蠢的De Beer 广告效应,而是因为老易在一开始就明言了他不会为了讨好女人买什么烂石头的,却竟然违背了他自己的理性而行。王在那一刻分不清到底麦太太还是王佳芝是一个虚假的角色了。对手不是在演戏,对白不是这样的(this is not how it was supposed to happen),难道戏早已闭幕了?
  • 还有,任务‘失败’后,王想起了一个人在戏台上,画外音“王佳芝”,然后看到二楼她的同伴们。她是如何开始演这一场戏的。。。
C) 色戒是一部爱国电影。就那场陆佑堂演戏就足够证明其爱国之意了。现在还有什么电影会有这些熱血沸腾的片段。我们看Casablanca,除了飞机送别,就是高唱马赛曲的一幕。

D) 一些小处:电影的名片里写着“易默村”,郑萍如要暗杀的是"丁默村"。要说李安张爱玲合谋暗算郑萍如,不无道理。不过,怎么去理解一些客观的现象,是由观众的心态定的。比如说,我们也可以说李安刻意以王佳芝来衬托出郑萍如的伟大---换了一个普通女子早就出卖组织了。

E) 一见钟情:王第一次在货车上看到邝裕民、邝第一次在港大校园看到王、王第一次看到易后回来说他跟想象的不一样埋下往后事情的伏笔、易在王第一次离开后在屋顶的窥视。说没有一见钟情的人是可怜的,因为他们还不如貌丑的张爱玲,没有体验一见钟情的福气。

---

p.s.

1) 悬疑版《色戒》图片之旅
2) 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douban转贴)

4 comments:

c said...

电影的名片里写着的該是“易默成”.

Sun Bin said...

C,

谢谢。对的,我想起来了。
丁默村 “易” 为 胡兰成。。。

Sun Bin said...

Ang Lee interview in SF Gate

AL: I think I took the hint from the short story. I never read in Chinese literature what women get from sex. Not only did [Chang] do that but she even suggested that the way to get to men’s heart is through the stomach and for women it’s through the vagina. It’s that clear. So how can I not miss it? I think [Chang] did whatever’s shocking to the literature and through her perspective examined patriotism, the big ideas.

.... [Wang Jiazhi] has to put up a performance to withstand the scrutiny of an interrogator, to survive.
......They’re both in denial of true love and need it desperately

AL: The occupier and being occupied. Giving yourself in and falling in love with occupier, though it’s hard to say who’s the occupier. On surface he’s the dominant one but think about her job and having permission to track him down and kill him. She’s the killer. To me that culminates in the sex scenes. He really gets confused. Who’s manipulating who?

Sun Bin said...

新民周刊 《色戒》英文编剧夏姆斯:"..表演实际上是表演者和观赏者之间的默契,王佳芝表演“爱情”,易先生(观赏者)也在表演,他在表演欣赏,王佳芝还要表演对欣赏的欣赏。他们相互之间从一开始就有猜疑,但易先生对王佳芝有欲望,王佳芝对易先生也有欲望,所以他们悬置了怀疑和不信任,他们的爱情表演也是他们的自主选择。王佳芝最后的行动,不仅在具体故事里漏了底,引来杀身之祸,把自己毁灭,就戏剧线索而言,也毁灭了默契,令表演难以为继。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