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8

Li Yi on Apple Daily

Li Yi is one of the few writers still with Appel Daily that I would respect, after Wang An-ran was purged. He echoed (see also cache below) with Lin Huai-min's comments on Taiwan media, in particular Apple Daily and Next. (Update: ESWN translation available now)

His reasoning for why Nextmedia in Taiwan has been so successful is similar to what Lin and I agreed on in the linked post above, centrist and unbiased position, and unpretentiousness (in Lin's word, by "not trying to dance while wearing business suits").

Let me spell out the obvious that Li Yi implied, Apple Daily in HK failed to accomplished this, big time. That explains the difference in performance.

Stephen Cheung gave a more recent example (cache below) for split personality of Apple Daily HK, by comparing the contrasting opinions of Martin Lee and Yeung Wai Hong on ther formation of Civic Party in HK. IMO it is good for Next to show difference in opinions, but it is unfortunately that these 2 points of views (esp that of Lee's) are not fully objective or neutral.

In the risk of offending the religious clans, I am going to say why I am annoyed at Apple Daily's coverage of Joseph Zen in Vatican recently. Well, Lai is a catholic and he went to Vatican, so Zen occupied the full frontal of Apple Daily for at least 3 consecutive days, despite the fact that catholics are hardly the majority in HK, or represents the readsership here. The dosage was too much for me.

One problem is the preaching that the Holy See and its followers represent the hope of democracy and freedom for HK and China. Why? if Vatican represents democracy, then HK is already one. The pope is elected by a group of cardinals who have been appointed by the previous pope. The CE of HK is elected by 800 electors who represents, well, YKW. See the similarity? The politburo and the People's Congress in the mainland are also produced in a process similar to the Vatican experience.

The bigger problem for Apple Daily, when it turns itself into a propaganda machine, is the lost of credibility. I remember when I saw full 4 pages of attack on a judge in Oriental Daily (I just boarded a Dragon Air plane from Beijing), I thought I picked up something from FLG. I never trusted Oriental Daily from that day. It would be sad if Apple is down down the Oriental Daily way.

Back to business issues, I do not see much opportunity for the growth of Apple Daily in HK. This is not a criticism on its political stance, but when a business is dictated by politics, it cannot adhere to a coherent business strategy. One of the reasons for the success of AD TW was perhaps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 leadership are from HK, who can look at Taiwan with fresh eyes. Maybe it is time to send some Taiwanese to run AD HK?

If Nextmedia will spin out the Taiwan operation, I will long Nextmedia TW and short Nextmedia HK.

---

P.S. Stephen Cheung provided another piece of great insight, when he compared China and India in his column. Cheung does not think democracy will help the development of poor developing countries, but he recognizes the merit of democracy and does not object to democracy in the future

  • Although non-democratic (authoratative) leadership in China proved to be a successful recipe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re is also major risk when it gets wrong (as there is no check and balance)
  • However, Cheung still thought China should have taken the way it took in the past 20 years. His reasoning was formed back 1980s, back then China was at the abyss, so that it was unlikely to become worse by gambling big (in the authoratative path), and that the gamble was worth taking
  • What this implies is that, as China develops, there is more to lose by betting on authoratative leadership. It is a delicate calculation to predict at what point one should shift into democratic gear. There is no clear answer yet, but we do have one successful example, South Korea.


李 怡 專 欄 : 台 蘋 的 崛 起



聽 說 台 灣 《 蘋 果 日 報 》 已 闖 出 一 片 新 天 地 , 售 價 比 其 他 報 紙 高 百 分 之 五 十 , 零 售 量 與 閱 讀 率 均 高 踞 第 一 , 半 年 前 更 轉 虧 為 盈 。 一 個 月 前 台 灣 《 壹 週 刊 》 的 「 壹 觀 點 」 , 轉 述 了 台 灣 聞 名 世 界 的 編 舞 家 、 文 化 界 重 量 級 人 物 林 懷 民 的 意 見 , 他 說 他 現 在 最 喜 歡 看 《 壹 週 刊 》 , 因 為 寫 作 是 一 流 的 , 整 個 輪 廓 非 常 清 楚 。 每 期 寫 一 些 瘋 狂 女 生 怎 麼 樣 跟 人 家 亂 睡 , 都 寫 得 那 麼 好 。 又 說 , 現 在 「 大 家 ( 指 台 灣 其 他 報 紙 ) 跟 蘋 果 走 , 卻 沒 有 一 個 贏 它 , 因 為 你 還 要 穿 西 裝 , 蘋 果 是 不 穿 的 。 」
林 懷 民 這 段 話 很 傳 神 , 使 筆 者 想 到 在 台 灣 《 蘋 果 日 報 》 看 到 的 , 與 其 他 台 灣 報 紙 看 到 的 不 同 景 象 。 「 穿 西 裝 」 意 味 zhe 一 本 正 經 , 甚 至 有 點 裝 腔 作 勢 ; 不 穿 西 裝 , 意 味 zhe 率 性 而 為 , 更 接 近 人 性 。
《 蘋 果 日 報 》 怎 樣 在 台 灣 這 個 相 當 「 排 外 」 的 社 會 闖 出 一 條 路 , 很 使 筆 者 好 奇 。 於 是 上 周 就 去 了 台 北 幾 天 , 往 訪 台 灣 《 蘋 果 日 報 》 , 跟 行 政 總 裁 葉 一 堅 及 其 他 高 層 聊 天 。

每 天 在 《 台 蘋 》 寫 「 司 馬 觀 點 」 的 江 春 男 , 是 與 筆 者 相 識 近 三 十 年 的 朋 友 。 那 時 筆 者 辦 《 七 十 年 代 》 , 他 在 台 灣 辦 黨 外 的 民 主 刊 物 《 八 十 年 代 》 。 《 八 十 》 常 常 遭 禁 。 《 七 十 》 就 轉 載 《 八 十 》 的 文 章 , 把 島 內 的 民 主 訊 息 傳 至 海 外 , 《 八 十 》 則 轉 載 《 七 十 》 的 文 章 , 把 海 外 訊 息 傳 回 台 灣 以 推 動 台 灣 民 主 。 我 們 相 互 支 持 , 暗 中 往 來 。 後 來 台 灣 解 嚴 , 解 除 黨 禁 、 報 禁 。 江 春 男 也 實 現 他 的 夢 想 — — 可 以 獨 立 地 辦 報 而 不 須 要 像 解 嚴 前 那 樣 與 警 總 搶 那 些 剛 印 出 來 的 黨 外 刊 物 了 。 但 想 不 到 的 是 , 當 「 黨 外 」 變 為 合 法 在 野 黨 並 進 而 成 為 執 政 黨 之 後 , 台 灣 的 政 治 就 陷 入 藍 綠 天 天 對 罵 , 政 客 只 懂 鬥 爭 、 權 謀 的 態 勢 。 媒 體 也 藍 綠 分 明 , 電 視 台 名 為 討 論 政 治 議 題 , 實 則 不 同 電 視 台 請 來 發 表 議 論 的 嘉 賓 , 不 是 一 面 倒 的 「 藍 」 就 是 一 面 倒 的 「 綠 」 , 沒 有 不 同 意 見 的 交 流 , 討 論 問 題 就 像 是 宣 傳 , 是 開 同 樂 會 , 大 家 都 是 自 己 過 癮 而 已 。 報 紙 天 天 講 兩 岸 , 講 三 通 , 講 統 獨 , 記 者 報 道 新 聞 均 預 設 立 場 , 一 個 議 題 用 兩 三 版 去 談 , 新 聞 講 、 社 論 講 , 下 面 小 方 塊 也 講 , 意 見 雷 同 , 實 際 上 是 因 為 報 紙 有 立 場 , 所 以 讀 者 也 是 不 看 都 知 道 講 甚 麼 了 。 台 灣 名 義 上 出 版 自 由 , 不 受 管 制 , 但 意 識 形 態 的 先 設 , 等 於 不 是 獨 立 輿 論 。
但 講 的 三 通 、 兩 岸 、 統 獨 , 誰 上 誰 下 , 這 些 議 題 台 灣 公 眾 關 心 嗎 ? 是 他 們 的 生 活 嗎 ? 林 懷 民 說 , I don't care 。
這 時 香 港 的 《 蘋 果 》 進 入 台 灣 市 場 了 。 進 駐 台 灣 三 年 的 葉 一 堅 及 香 港 去 的 同 事 , 開 始 時 甚 麼 都 不 懂 , 地 震 、 土 石 流 、 南 北 的 不 同 氣 候 … … , 不 明 所 以 。 但 他 們 很 快 進 入 情 況 , 融 入 社 會 。 更 重 要 的 , 是 他 們 沒 有 政 治 背 景 , 完 全 以 獨 立 的 精 神 辦 報 。 他 們 不 受 政 客 播 弄 的 政 治 議 題 支 配 , 只 要 是 讀 者 關 心 的 新 聞 , 包 括 與 生 活 相 關 的 內 容 , 都 敢 於 放 頭 條 , 真 真 正 正 切 入 百 姓 的 生 活 中 。
就 是 這 樣 , 台 蘋 崛 起 了 。 其 實 並 不 是 怎 麼 了 不 起 , 只 是 秉 持 zhe 西 方 獨 立 媒 體 的 ABC 吧 了 。 但 在 政 治 兩 極 化 的 華 人 社 會 , 這 一 點 點 獨 立 精 神 , 就 夠 贏 了 。


006年03月28日
還 斂 集 : 民 主 的 負 面 廣 告


三 月 六 日 美 國 的 《 新 聞 周 刊 》 以 《 新 印 度 》 為 封 面 故 事 , 譽 之 為 今 年 經 濟 發 展 的 明 星 國 家 。 是 好 事 , 替 他 們 高 興 , 也 認 為 中 國 要 歡 迎 正 在 趕 上 來 的 競 爭 對 手 。 沒 有 誰 可 以 在 窮 人 身 上 賺 到 錢 , 有 一 天 印 度 富 裕 起 來 , 對 中 國 產 品 的 需 求 大 升 , 我 們 也 樂 得 多 買 精 彩 的 印 度 貨 。
我 反 對 人 民 幣 升 值 , 因 為 這 會 擾 亂 了 競 爭 秩 序 , 損 害 了 中 國 在 改 革 期 間 有 關 鍵 性 的 接 單 工 業 , 也 會 誤 導 了 比 較 成 本 優 勢 的 產 出 規 律 。 不 是 讓 賽 的 時 候 , 而 長 遠 一 點 看 中 國 的 發 展 受 損 對 印 度 沒 有 好 處 。
寫 這 篇 文 章 , 是 因 為 該 報 道 的 內 文 說 , 印 度 的 公 共 汽 車 塗 上 的 廣 告 是 World's Fastest Growing Free Market Democracy ( 世 界 增 長 最 快 的 自 由 市 場 民 主 ) 。 言 下 之 意 是 說 : 中 國 的 經 濟 增 長 比 印 度 快 , 但 印 度 有 民 主 , 中 國 沒 有 。 中 國 究 竟 有 沒 有 民 主 見 仁 見 智 , 而 說 中 國 沒 有 民 主 的 高 士 沒 有 一 個 知 道 那 裡 的 地 區 體 制 安 排 。 我 自 己 不 是 專 家 , 但 知 道 問 題 不 是 那 麼 簡 單 。 民 主 何 物 這 裡 不 談 , 但 該 廣 告 似 乎 是 說 , 經 濟 發 展 , 有 民 主 鬥 不 過 沒 有 。 如 果 這 不 是 給 民 主 澆 以 冷 水 , 總 不 會 是 大 讚 特 讚 吧 。 民 主 本 身 當 然 換 不 到 飯 吃 , 而 昔 日 說 明 沒 有 民 主 的 香 港 , 比 今 天 的 自 由 。 最 近 一 期 的 《 壹 週 刊 》 更 使 我 天 旋 地 轉 : 最 後 一 頁 , 民 主 大 師 李 馬 丁 高 舉 公 民 黨 的 誕 生 , 說 要 大 家 一 齊 努 力 , 但 首 頁 歷 來 視 民 主 為 神 聖 不 可 侵 犯 的 《 壹 觀 點 》 , 卻 把 公 民 黨 罵 得 狗 血 淋 頭 ! 上 帝 呀 , 我 們 是 進 入 了 一 個 怎 樣 的 時 代 了 ?
在 上 述 封 面 故 事 的 內 文 中 , 有 一 段 說 的 與 去 年 六 月 九 日 我 發 表 的 《 獨 裁 、 民 主 、 市 場 — — 給 阿 康 與 何 洋 上 一 課 》 的 內 容 相 近 。 《 新 聞 周 刊 》 寫 道 :
「 很 多 西 方 商 人 跑 到 印 度 去 , 期 望 印 度 是 第 二 個 中 國 。 永 遠 不 可 能 。 中 國 的 增 長 是 效 率 高 的 結 果 , 有 一 個 權 力 龐 大 的 政 府 。 北 京 決 定 要 有 新 機 場 , 要 有 八 線 行 車 的 高 速 公 路 , 或 閃 閃 生 光 的 工 業 園 — — 幾 個 月 內 這 些 就 建 造 出 來 。 政 府 對 國 際 人 士 獻 殷 勤 , 商 業 牌 照 與 各 種 方 便 的 提 供 只 需 要 幾 天 。 看 來 好 , 而 在 很 多 方 面 真 的 是 那 麼 好 , 製 造 了 人 類 歷 史 上 最 成 功 的 經 濟 發 展 。 」

何 不 早 聽 老 人 言 ? 我 大 聲 疾 呼 地 反 對 中 國 以 民 主 投 票 來 領 導 改 革 , 屈 指 一 算 , 已 有 二 十 多 年 的 日 子 了 。 你 要 罵 就 罵 , 要 殺 就 殺 , 但 我 知 道 自 己 掌 握 到 真 理 。 有 朝 一 日 , 中 國 的 改 革 大 功 告 成 , 憲 法 能 明 確 而 有 效 地 界 定 人 與 人 之 間 的 權 利 , 哪 些 事 項 可 以 普 選 投 票 , 哪 些 不 可 — — 皆 一 清 二 楚
— — 我 不 會 反 對 民 主 投 票 。 但 改 革 這 回 事 , 以 普 選 投 票 作 取 捨 , 經 濟 邏 輯 說 不 可 能 有 大 作 為 。 這 方 面 我 解 釋 過 多 次 。 東 歐 國 家 的 改 革 經 驗 支 持 zhe 我 的 觀 點 。 那 裡 的 人 聰 明 , 知 識 高 , 文 化 有 厚 度 , 但 因 種 種 與 民 主 有 關 的 沙 石 , 縛 手 縛 腳 , 改 革 搞 不 起 來 。
以 獨 裁 決 策 推 行 改 革 , 可 能 作 出 大 錯 嗎 ? 當 然 可 能 。 獨 裁 改 革 可 能 比 民 主 改 革 闖 出 更 大 的 禍 嗎 ? 也 可 能 。 但 二 十 多 年 前 我 白 紙 黑 字 寫 得 清 楚 : 中 國 衰 落 了 二 百 年 , 民 主 改 革 肯 定 沒 有 大 作 為 , 獨 裁 改 革 雖 然 有 機 會 闖 大 禍 , 炎 黃 子 孫 怎 樣 也 要 賭 這 一 手 ! 我 當 時 的 判 斷 , 是 可 輸 的 都 輸 光 了 , 無 本 的 賭 注 , 不 痛 下 一 手 是 大 傻 瓜 。 上 蒼 保 佑 , 賭 中 了 , 中 得 精 彩 。 這 是 以 往 的 事 , 向 前 看 , 再 大 賭 的 成 本 高 , 而 北 京 看 來 不 乏 手 癢 之 士 , 使 我 這 個 老 人 家 睡 不 zhao 覺 。
衷 心 佩 服 印 度 的 執 政 者 。 雖 然 印 度 人 聰 明 , 英 語 水 平 比 中 國 好 得 多 , 但 其 他 條 件 不 見 得 有 過 人 之 處 。 人 口 那 麼 多 , 在 民 主 政 制 下 他 們 竟 然 能 把 經 濟 搞 起 高 速 , 不 能 不 說 是 中 國 之 外 的 另 一 個 奇 蹟 。
血 濃 於 水 , 我 站 在 哪 一 邊 不 言 而 喻 。 除 此 之 外 , 任 何 比 賽 我 永 遠 為 處 於 劣 勢 的 拍 掌 。 謹 在 這 裡 向 印 度 的 朋 友 致 意 。


Categories:

10 comments:

Siegfried said...

Archbishop Zen didnt capture the headlines only because Fat Lai is a catholic. It's because Zen is now a leader of democracy in the eyes of the general public, rather than merely a religious leader. If you happened to watch TV news in HK, you would also find a lot of coverage on the ceremony.

Tom - Daai Tou Laam said...

You also found Bishop Zen on the cover of SCMP at least one day. In the same way that you found Bishop O'Malley on the cover of the Boston Globe and Boston Herald.

As for Apple Daily's success in Taiwan, I think the analysis misses the point completely. Apple Daily is profitable in both Taiwan and Hong Kong, because Lai will do what it takes to be profitable.

The fact that the other papers in Taiwan have traditionally been run in a way accepting financial losses in exchange for acting as a voice for a certain faction means those owners have never been forced out of the nest to fly on their own. Thus they've been stuck wearing the stodgy and boring "Western business suit" that the average person has no interest in checking out.

As for AD's Hong Kong financial success or failure, the only connection that has to the issue of democracy is that so many of Hong Kong's big advertisers are staunchly anti-democratic and are urged by Beijing to not advertise in AD Hong Kong. Other than this, it's still either the number 1 or number 2 newspaper (Oriental Daily being the only serious competition in circulation numbers).

If being #1 or #2 in one of the most competitive media markets in the world isn't successful to you, Sun Bin, because the operators take a political view you don't stand behind, then I hope people take this in to account when listening to your comments on financial issues and recommendations as well.

Sun Bin said...

well, i do not have major problem with Zen in the headline. He deserves at least a day on the front page. But AD HK was doing a bit too much, still that is not my major problem.

Lai did that for 2 reasons, 1) his catholic passion 2) the politicaql cause.

I do not think religious figures should participate in politics, but I understand why Zen would be concerned when his religious freedom is under threat. I prefer to view him as defending his own freedom than defending democracy, and freedom is not democracy.

Anyway, taking a strong position and preaching on Zen is just one of the many examples (which I quoted only one) that AD HK is taking its position too strongly. It could have been more balanced and be more credible and objective.

Sun Bin said...

tom,

AD HK has been quite successful, even financially. But it could have done a lot better.

i agree with you about the political pressure AD HK suffers (which isn't fair to AD), which affects its financial performance. To digress, there were also pressure from retailers when Admart was launch, which was due to commerical motivation, but AD HK survived that crisis as well.

My point is not that one should not take a political position. IMO taking the fair and objective point of view is already supporting the cause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 My concern is that, by moving to one extreme, AD HK is going to compromise on the media ideal, and also on its commercial strategy, which would be a great loss for the readers.

Sun Bin said...

p.s. I do understand the political point AD HK is taking. I do not understand the path it walks to achieve that purpose.

If one does not hold on to the ideal, and adhere to fairness and objectivity, how can one convince the other of his cause? Li Yi himself is a firm supporter for the same cause (if you have read his magazine The 70s and The 90s). However, he would not compromise on certain issues.
When he raised his suspicion about FLG, he received accusation from the mediocre minds, who appparently read Mao's pragmatic line of "our enemy's enemy is our friend". I am glad Li Yi still has his column there, that was the main reason I still have hope in AD HK.

Tom - Daai Tou Laam said...

Well if you think Apple Daily could do better by pursuing a "non-partisan" approach, I'll give you the option of investing in Ming Pao, the "non-partisan" newspaper, or AD HK.

No comparisons between a market that isn't well exploited like Taiwan's and a market that is near saturation like Hong Kong's.

For all of the talk that Apple Daily Hong Kong could be "more successful", I don't see any data or competitors' data to demonstrate that, just empty conjecture.

Sun Bin said...

tom,

good (and fair) point on ming pao, but ming pao wears the "suits" of "UDN(TW)". so MP is a niche product while AD is for the mass market.

don't get me wrong, AD HK does a lot of things right (compared with ming pao), in market oriented approach.

as for data, maybe we can look at AD HK pre-7/2003 and post 7/2003. Fat Lai was less ambitious before the great success in the July "revolution" and AD HK was more modest, that contributed to the credibility and impact it generated in 2003.
however, i am not sure if AD HK can generate the same impact in future events. Remember that 1/2 million marched in 2003 because even the MP/Orisun readers joined.

what i want to see? AD HK to beat Orisun. I am puzzled why it couldn't have done so. I thought they have had the ability many years ago, and i believe it still has it today.

Siegfried said...

I cant see why AD HK will achieve better sales if it holds a neutral stance. Judging from the decline of sales due to the price cut of the Sun, I doubt if HK ppl will switch to buy AD HK coz of its political stance.

Sun Bin said...

siefried,

could be. my argument is simply, these are two ways of optimization (maximization of profit and maximization of one political goal), it has to be extreme coincidence that the 2 approach would coincide. therefore, they have to be different. AD is losing the middle ground audience, it could have been a Ming Pao without suits.

then, on the political goal alone. let's assume it is for the pursue fo the ideals of democracy and freedom, and adhere to honest truth, objectivity, and fairness, IMO AD HK failed. Orisun does not have to adhere to these ideals because they support some other political views, but AD has to. This is a more serious problem that I see.

Sun Bin said...

cont'd.

the impact of Sun price cut (prompted by free papers) is a separate issue. see comments here. i.e., we can still compare the cases prior and after the free papers, the positioning/strategy issues are still valid. (but as tom said, i do not have the data. however, i believe jimmy lai should have some relevant figures for benchmarking)

HKEJ still has the best writers (thanks to the rejects from AD, it has more now) but it too "wears a suit".